为什么最好的养生保健蔬菜是:上海青

在养生保健圈里流行这么一句话,要养生就要懂得吃好蔬菜,而养生蔬菜里首推:上海青。可是就这简单三个字,估计会让今天的评论区吵得一天世界。原因很简单:有这么一棵大家都吃过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蔬菜,大半个中国都叫它“上海青”。

出了国门,远在新加坡,这个东西叫“Shanghai Green”,俄勒冈当地超市则称为“Shanghai Baby”。总之,万变不离其宗,上海青这个名字,早就和兰州拉面、沙县小吃一样,成为了输出至国外的一种文化。

%title插图%num

但来到上海你去菜场抓住某个上海爷叔,跟他聊上海青,修养好点的爷叔一定帮你纠正半天;烟火气重点的爷叔,嘴上绝对拒绝承认这一蔬菜命名,“巴子”两个字更是在嘴里引而不发。

我们的微博账号曾经转了一条写“上海青”的微博,结果评论上来第一条,就是拒绝承认“上海青”命名的典型微博网友。曾转发过一条关于上海青的微博,有网友如此评论。

那么 我们就好奇这棵能引发文化战争的蔬菜,到底跟上海有没有关系呢?有些上海人如此抗拒的“上海青”命名,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为了研究“上海青”到底跟上海有什么关系,我们第一反应自然是搜索引擎。

百度百科词条是这样定义“上海青”的:上海一带的华东地区最常见的小白菜品种。看到这句带有一定语病的释义,我们就放弃了。专业的事情自然要问专业的人,我们找到上海农科院,问了一下上海青的来龙去脉,结果就问到了一段“深藏功与名”的传奇。

%title插图%num

这种上海人餐桌上,最常见的蔬菜,背后有个传奇故事“上海青”和上海之间,我们搞清楚了两件事。第一,上海青这个命名不但可以被上海认领,而且实至名归。第二,眼下全世界都在卖的上海青,早就是产自五湖四海,说不清了。但重点是,这丝毫不影响它们统统被叫做“上海青”。

40年前,一棵典型中国青菜的“科技树”在上海被点亮了。2021年的今天,要想吃几棵青翠碧绿的青菜,随时随地,点开美团盒马,分分钟给你送到家。但放在四五十年前,想要一年四季都吃到鲜嫩的青菜?基本等于做梦。

北方城市不用说,就连南方,大夏天想吃青菜也是奢侈的,也就是吃上点鸡毛菜。地处江南的上海,大热天也一样缺菜,遇到灾害天气,连鸡毛菜都能卖得比肉贵。说到鸡毛菜,这里补充一个热知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鸡毛菜其实就是上海青的幼苗。万万没想到,鸡毛菜竟然是,上海青的幼苗。那你一定会想,人类太残忍,连青菜幼苗都不放过。

但事实上是,早年的人类太难了,青菜一旦到了夏天,就永远停留在baby青菜的状态,死活长不大。很大可能上,吃鸡毛菜不是人类对于口感需求的选择,而是人类对大自然规律的屈从。吃不成大棵青菜还不算大问题,但要是再遇上个病毒病,对青菜来说,打击很致命。

%title插图%num

这里稍微普及一下,中国人最爱的这种绿叶白帮青菜属于十字花科植物,品种分类相当复杂。不过在上海,主流品种其实就一种:人称矮脚菜,或矮脚青。矮脚菜优点很明显:模样讨喜,吃口酥糯。但缺点更明显:体质娇弱,一旦遭病毒病侵袭,一整片菜地很容易被“团灭”。

从1970年代起,上海一带的青菜动不动就遭病毒病袭击,东倒西歪烂在田里。1981年10月15日的《解放日报》有这样一段记载:“这几年,青菜一直很痛苦。”“记得有一年它少上市了一百多万担,人们为买点菜常要深更半夜去排队。为啥青菜供应会出现这种状况?青菜说:‘是病毒害了我。”

1981年《解放日报》上的这篇报道,开篇第一句就是,“青菜很痛苦”这样一来,菜农们自然不愿再种矮脚菜,纷纷改种其他蔬菜。1983年3月5日的《新民晚报》上记载着:“矮箕青菜,一直以其品质上好称誉国内,由于易受病毒病危害,产量逐年下减,到七十年代,上海市场已濒临绝迹。”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理所当然、几乎天天见的这棵青菜,差点就被历史的长河淹没了。

%title插图%num

一项挽救矮脚菜的项目从1975年正式启动。青菜领域的顶级专家、上海农科院园艺所的研究员姚文岳带着科研团队出动,着手研发更为强壮的青菜品种。怎么救?最关键在于根治病毒病,增强青菜的抗病毒能力,这跟人类与病毒之战一个道理。农科专家们花了整整8年时间,培育出了初代科技青菜,取名叫“矮抗青”。

经过整整8年研发,“矮抗青”横空出世,比普通矮脚菜更强壮在连个实验室都没有的年代,要研发出一棵产量高、身体强壮的青菜,这种科技浓度,是可以夸一句“大神的水平”的。1992年的《文汇报》上描写这位拯救了中国青菜的研究员说:“姚文岳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开始研究。没有温室,他就穿着短裤、背心,自己动手建造土温室;没有设备搞病理实验,他就借用生化所的科技设备进行植物分离观察和病毒种类分类、鉴定。”

%title插图%num

上海农科院研究员姚文岳,带领科研团队,拯救了中国青菜总之埋头苦干8年后,上海农科院成功了,抗病毒能力更强的新品种腾空出世。矮抗青到底有多优秀?有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和之前上海主栽青菜品种比,矮抗青的发病率要低2-3成,产量能增加3-6成。一般品种亩产2000公斤左右,矮抗青亩产3000公斤左右。

朱玉英是上海农科院园艺所二级研究员,1984年就加入了姚文岳团队。她给我们补充了一个细节。科研人员在研发时,除了考虑抗病毒能力,还兼顾了青菜的长相和口味。他们调研发现,上海人普遍更喜欢个头矮一点、收腰花瓶状的青菜,但叶柄要肥厚、像汤匙,叶片要宽、长得舒展,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棵标准上海青的模样。

%title插图%num

回到我们开头提到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上海青在上海不叫这个名字?甚至有人拒绝承认“上海青”这一命名?从表面看,其实挺好理解,这就像拉面店在兰州不怎么叫兰州拉面,米粉店在桂林不怎么叫桂林米粉一个概念。你打开点评网,找桂林最好吃的米粉店TOP10,没一家店名里有“桂林”两个字。

上海青也一样,毕竟自古以来,青菜就是上海蔬菜界的当家菜了。明代的上海人徐光启在《农政全书》中说,“藏菜,七月下种,寒露前后治畦分栽”。这个藏菜就是青菜的俗名。在民间,有句流传很广的俗语:“三天不见青,两眼冒金星。”

青菜在上海人的饮食世界里太司空见惯了。在上海人的饮食中青菜是经常要用到的食材除了基本款的炒青菜香菇菜心外,最常见的菜泡饭、菜馒头、香肠菜饭这些主食点心,默认用的,都是这棵青菜。

%title插图%num

所以在上海,过去菜农通常会以某地来命名,像黄渡矮箕、虹桥矮箕、红明青菜这类,或者用时令命名:三月慢、白叶四月慢、五月慢。到了市区,统一的叫法就是青菜,或矮脚菜、矮脚青。
矮脚菜长相可爱,吃口糯性足,名字也像一个亲昵的称呼。就像上海青的幼苗鸡毛菜,也是个形象又亲近的叫法。

这其实有点像无形的文化屏障:外地人初来上海,可能不太清楚矮脚菜是哪个菜,但说“上海青”他就认识;而上海人听到“上海青”三个字,大概也有种陌生感。在上海的菜场里很少会看到“上海青”这种叫法其实,大家说的是一个东西。说到底,这三个字代表的是上海硬核“科技菜”的输出之路,也是全国对上海农科实力的点赞,因为的确是上海点亮了这棵青菜的科技树。

涨姿势

硬核的山东人用流水席告诉你---要说养生菜还得是鲁菜

2021-8-7 8:23:38

涨姿势

北京夜生活中年轻人钟爱哪些剧本杀

2021-8-26 8:10: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